天天中文网 >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 第1353章 一生一世

第1353章 一生一世

    余都跟宋青杨复合,时暖心里,是有些高兴的。
  
      尤其杨静可以放下过往,寻找到自己的幸福,她更觉得高兴。
  
      因为来参加复婚仪式的都是关系不错的亲友,整个过程算得上很顺利。
  
      用餐缓解,因为时暖怀着孕,宋衍生几乎全程陪在时暖身边,对时暖的照顾,可谓体贴过人。
  
      孕晚期,时暖胃口还算不错,但却不爱吃荤菜,可却很爱吃水果。
  
      时暖孕检时,医生说羊水偏少,建议多喝水,可时暖近段时间不太爱喝水,只喜欢吃水果。
  
      宋衍生便吩咐张孝廉每天一大早去采办新鲜的水果。
  
      时暖全部照吃不误。
  
      这次来参加复婚宴的,还有纪夏,她对余都,还是有些牵念。
  
      但她全程都表现的很得体,还亲自去跟余都和宋青杨敬酒。
  
      时暖跟纪夏交流不多,她知晓,纪夏心情未必有多好。
  
      时暖想起宋衍生曾说要撮合纪夏跟迟瑞,她又忙找了一下迟瑞的身影。
  
      找了一圈,竟是没找到!
  
      宋衍生瞅着小妻子东张西望的,便问:“别到处乱看,好好吃饭!”
  
      时暖一边继续找,一边问:“哎,你看见迟瑞了吗?我刚才还看见来着,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宋衍生道:“似乎去了小阳台,你别管他了,他丢不了!”
  
      “这不是丢不丢得了的问题……算了,你是贵人,我懒得跟你说!”
  
      宋衍生如何不知道小丫丫头在讽刺他贵人多忘事呢!
  
      便道:“别找了,我刚才看到纪秘书去了小阳台,迟瑞好似也过去了!”
  
      时暖愣了下,不太明白宋衍生的意思:“你……你说什么?”
  
      宋衍生不理他,将拨好的虾塞进她的嘴里!
  
      时暖一边吃着虾肉一边继续穷追不舍的问:“你刚才的意思是,迟助理跟夏姐一起去了阳台吗?是不是啊,你快说话啊!”
  
      宋衍生叹气:“这个我倒是不敢保证,但他们俩的确一前一后都朝着阳台走去了……”
  
      时暖看他:“那……是你让迟助理去的?”
  
      宋衍生摇头。
  
      “那,是你让迟助理去追夏姐的?”
  
      宋衍生继续摇头。
  
      “那,是你对迟助理表达了,想撮合夏姐跟他的心思?”
  
      宋衍生还是摇头。
  
      这让时暖更不解了。
  
      “都不是,那为什么两个人先后去了阳台?”
  
      宋衍生耸耸肩,又将一个剥好的虾仁塞到了时暖嘴里,淡淡吐出两个字:“缘分!”
  
      的确算是缘分。
  
      那日宋青杨和余都婚礼上,迟瑞察觉到了纪夏对余都的心思。
  
      从那时候,他就有意无意的注意过纪夏。
  
      为什么注意?大抵是一份同命相连。
  
      而且,除却感情上的同命相连,别的一些方面,两个人也很相似。
  
      比如说,他因为宋衍生的一次搭救,无怨无悔的追随着宋衍生。
  
      而纪夏,因为时暖母亲曾经的一次救助,无怨无悔的追随着时暖。
  
      而且相比于纪夏做的,迟瑞觉得自己远远比不上。
  
      他私下了解过,纪夏原本学的不是金融专业,后来为了时暖,毅然转系。
  
      后来又为了时暖进入时氏,成为时元博的秘书,深得时元博信任。
  
      后来,时元博退居幕后,她又成为余都的秘书,余都对她也很看重。
  
      他追随宋衍生,是因为宋衍生给了他新的人生。
  
      但是纪夏追随时暖,是因为时暖而改变了自己人生的所有规划。
  
      余都跟宋青杨离婚后,迟瑞没有别的想法。
  
      他的确喜欢宋青杨,但后来知晓宋青杨所做的那些事,他突然觉得,宋青杨跟他所认为的,一点都不一样。
  
      或者说,他其实从未真正了解过宋青杨。
  
      但他觉得纪夏或许是有机会的。
  
      尤其是那时候,纪夏还是余都的秘书,余都单身,两个人又一起工作,会日久生情也不一定。
  
      那时候,宋衍生主要在国外陪着时暖读书,国内主要靠乔奕驰跟他支撑,他变得很忙碌,几乎没有闲暇时间去考虑自己的事情。
  
      一次无意中代替tk集团参加一个酒局,在酒局上看见纪夏也在,她是跟余都一起来的。
  
      后来,余都出去接电话,大抵看只有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漂亮女人,几个男人便故意使坏想要灌她酒。
  
      纪夏不敢得罪众人,喝了一杯又一杯,迟瑞远远看着,其实有些心疼和着急。
  
      他好几次望向门口方向,却迟迟不见余都回来。
  
      后来他实在忍不住,上前阻止,替纪夏挡了三杯酒,一直到余都回来。
  
      后来酒局散去,他在酒店门口再次遇见余都跟纪夏,彼时他们已经送走那几个客户。
  
      纪夏跟迟瑞说了声谢谢,余都对他点了下头。
  
      他本想提醒余都,别将女下属一个人丢在酒局,哪怕打电话,也不宜打太久,或者走太远。
  
      可想想,余都应该不会是那种会对女下属不管不问的人,这次的事情,多半是意外。
  
      那句提醒,最终卡在了喉咙里。
  
      余都跟宋青杨再次复婚,的确出乎他的意料,而他知晓这则消息的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居然不是宋青杨,而是纪夏。
  
      他想,纪夏若知道这个消息,必然会再伤心一次吧。
  
      余都是个感情上极其克制的人,纪夏大抵也明白,所以才将感情压得那么深。
  
      若不是那天听见纪夏跟时暖的对话,他大抵都不会发现这个事。
  
      这次的府婚宴上,看见纪夏时,迟瑞的目光就有意无意的落在她身上。
  
      纪夏兴致不高,说的话也不多,方才吃饭,跟时暖浅聊几句,饭都没怎么吃,就独自一人去了阳台。
  
      迟瑞看着她的身影走远,又看向不远处站在一起跟人交谈的宋青杨跟余都,鬼使神差的,他跟了上去。
  
      纪夏正在阳台上透气,虽然早告诉自己要放弃,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钦慕的男人再一次走到别的女人身边,那种感觉,还是复杂的。
  
      一杯冒着热气的热果汁,就在那时被递到了她面前。
  
      她愣了下,转过身,便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她后面。
  
      是迟瑞!
  
      她失笑:“迟助理,你怎么……怎么在这儿?”
  
      迟瑞手里依旧举着热果汁,口中道:“趁热喝,我刚给你倒的!”
  
      纪夏不好意思的接过热果汁,说了一声:“谢谢!”
  
      迟瑞站在那里,和她一起看着外面的夜景,霓虹灯火,色彩斑斓,很美好的一个夜晚。
  
      纪夏喝了几口果汁,看他:“迟助理,你……心情不好吗?”
  
      迟瑞没有转头,而是声音淡淡的道:“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喜欢了大概……七八年吧……”
  
      纪夏不太明白,为什么迟瑞突然跟她说这些!
  
      迟瑞继续道:“可我没想过有一天可以得到她,我就是默默的,浅浅的,喜欢着,说起来很奇怪,我跟她见面次数不多,甚至交流都很少,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让我魂牵梦绕了那么多年……”
  
      纪夏抿了下唇,说:“那个女孩……一定觉得很幸福吧!”
  
      迟瑞却摇头:“不,她并不知道我喜欢她……后来,知道了,但那时候,我对她所有的美好感觉都已经幻灭了,我突然很怀疑自己,当初为什么就那么喜欢她,喜欢她到,常常蒙蔽了眼睛,从不觉得她会做任何一件伤害别人的事儿……”
  
      纪夏说:“那也很正常的,毕竟你说了,你们见面次数不多,交流也很少,你并不了解她,你喜欢她,可喜欢的是你认为的她,而不是真实的她,当你发现真实的和你认为的有出入,自然而然,会产生幻灭感!”
  
      迟瑞笑:“是吧,大概就是这样……不过,我对感情这种事情,本身就是比较愚笨,说起来不怕你笑话,我今年快三十了,可是至今却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如果那场暗恋不算的话……”
  
      纪夏没说话,其实,她也一样,到现在二十八了,还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爱是什么滋味。
  
      或者也是知晓的。
  
      可不都说爱情是酸甜苦辣咸样样有吗?她至今,还不知道甜是什么滋味!
  
      而挺迟瑞的话,他大抵跟她是一样的。
  
      一样的可怜人!
  
      “纪秘书……”迟瑞突然转眸看向纪夏。
  
      迟瑞长相算得上英俊,但因为经常跟宋衍生站在一起。
  
      而宋衍生的容貌属于人间少有的俊美,以至于迟瑞的光环,全部被压制住了。
  
      如今,外面夜色斑斓,室内灯火明亮,迟瑞双手搭在阳台栏杆上,侧着眸子看她,那眼神漆黑,柔和,带着点点晶亮。
  
      那一瞬间,纪夏的眸子闪了下,心,也跟着颤了下。
  
      而迟瑞的声音就在那时轻轻传来,他说:“你愿意……跟我试试吗?”
  
      “什么?”纪夏尚未回神,也没太懂迟瑞的意思。
  
      迟瑞抿了下唇,再次开口,声音合着夜风一起,带着微微沙哑。
  
      他开口:“我是说……跟我试试,谈一场恋爱?!”
  
      ……
  
      时暖的预产期,在九月底,九月中旬过后,余瑶和宋修文因为担心时暖,全部住进了宋公馆。
  
      时暖也被勒令暂时不准去公司,好好在家待产。
  
      时暖整个孕期不算多胖,属于长胎不长肉的类型。
  
      孩子也没有太折腾,她没受多少罪。
  
      她觉得自己其实还可以少量处理工作。
  
      可宋衍生怎么可能答应?
  
      时暖最终以孩子为重,专心在家待产!
  
      只是时间过了九月二十五日,时暖的肚子仍然没有动静。
  
      让徐玲来检查了,徐玲笑,说:“小家伙大概舍不得那么快的离开妈妈!”
  
      时暖笑,她其实也舍不得让小家伙离开自己!
  
      九月二十七那天,是预产期,可是那天,时暖的肚子依旧没什么反应。
  
      只是到了晚间吃过晚饭,她觉得肚子微微发紧,宋衍生立马将她送到医院。
  
      但检查之后,没有大碍,一切正常,让时暖放松心情,不要太紧张。
  
      时暖那时候想说,她并不紧张,紧张的是站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
  
      二十八日,时暖的肚子依旧没有动静,时暖不着急,徐玲也劝说大家别着急。
  
      二十九日一早,时暖的肚子突然发痛,宋衍生见状忙将时暖送进了医院。
  
      时暖的阵痛,从那时候开始。
  
      最开始,只是隐隐的,时暖尚且能够忍受,只是到了二十九日晚上,那阵痛就有些加剧。
  
      那一整夜,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宋衍生一直在她身边陪着她,让她不要害怕,她一直在她身边。
  
      时暖几乎一夜没睡,宋衍生也没睡。
  
      次天一早,时暖检查,宫口已开,当即进入产房,准备生产。
  
      时暖顺产条件充足,又是第一胎,打算顺产的。
  
      以前就听闻生孩子很疼,很辛苦,时暖也会怕,可想到这是她跟宋衍生孕育的结晶,就瞬间无所畏惧。
  
      而且,还有宋衍生呢,他一直在,在她的身边,她不怕!
  
      时暖的阵痛,在中午十分变得很剧烈,宋衍生陪在身边,看的很心急,后来医生询问要不要打无痛。
  
      时暖犹豫,怕伤到孩子,可宋衍生实在不忍心时暖受罪,立马叫了无痛。
  
      打了无痛,时暖觉得好了许多,虽然还是疼,但至少在她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此前,时暖可是一句话没法跟宋衍生说,而现在,她居然可以跟宋衍生说笑了。
  
      临近生产,时暖靠在床上,看着眼前这个焦急的男人。
  
      她因为疼痛满头大汗,而他只是陪在她身边,都已经满头大汗。
  
      他是担心她,她知晓。
  
      “我好似从未问过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宋衍生说:“都可以,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喜欢,但如果一定要我选一个,我会选择女孩!”
  
      “为什么?”
  
      宋衍生笑:“因为她一定很像你……我十四岁时,见到六岁的你,之后我出国,再回来时,你已经是个十三岁亭亭玉立的少女,我想要的一生一世,不止是从我们遇见的那刻起。而是从我们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那刻起,我希望,我们的女儿,可以为我们弥补这个遗憾……”
  
      时暖笑:“可我希望是个儿子呢……”
  
      因为如果是儿子,那一定像你!
  
      宋衍生道:“儿子也可以,以后我们爷俩一起保护你,一生一世!”
  
      时暖的眸子就那么颤了下,她点点头,说:“好,你们要陪我……一生一世!”
  
      下午四点,宫口全开,医生护士们进来,准备生产,宋衍生本打算陪着,时暖却不让。
  
      时暖说:“你到外面等着我们……”
  
      宋衍生知晓时暖固执,最终没有阻止,说:“好!”
  
      本章4213字
  
      过年倒计时了,转眼之间,很快,本书也即将正文完结,番外第一个是顾峥vs叶明媚的。新书计划三月份!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秒速赛车官网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北京赛车平台 重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