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锦帐春慢 > 第65章 重现
    卫卿卿笑眯眯的接招,“郡主说的是,我的办法多着呢,一定不会叫你失望!”
  
      舞阳郡主被卫卿卿的话堵得脸上得意的笑容瞬间凝固,似乎没料到鞋印没了卫卿卿还能这般狂妄自大。顶点X23US
  
      晋阳长公主面色微霁,问卫卿卿:“你还有办法?”
  
      “长公主不必动怒,臣妇早有准备、鞋印完好无损呢!”卫卿卿说着命白糍解开小包袱,将里头包着的物件露出来给众人看,“我想了法子将鞋印拓了下来!”
  
      众人闻言顿时十分好奇,纷纷将目光落在那白色物件上,虞夫人更是上前一步细细打量那物件……
  
      那是一块长条形、看似用白泥做的砖板,板上凸起的部分是一个完整清晰的鞋印,鞋印上面的纹路十分清晰,看上去几乎跟真的鞋底一模一样。
  
      虞夫人伸手摸了摸白砖板,“这真的是先前泥地上的鞋印?”
  
      卫卿卿点头,“正是,我拓鞋印时看守鞋印的两位姐姐也在场,她们亲眼看着我一点一点的把鞋印拓下来,夫人若是不信大可问一问她们!”
  
      两位宫女闻言齐齐上前,将昨日所见一五一十道出,证实卫卿卿所言属实。
  
      虞夫人看向鞋印的目光顿时稀罕起来,爱不释手的抚摸着上面纹样,“你是用什么把鞋印拓下来的?”
  
      “我擅医,自然对治病开药之事最为熟悉,”卫卿卿开始胡诌忽悠大家,“因而我用的是一味最寻常的药材石膏。”
  
      卫卿卿昨日突然命白糍前去寻各类药材,目的就是想寻石膏这味药材,其他诸如枸杞、当归、黄芪等药材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用的。
  
      “石膏生用具有清热泻火,除烦止渴之功效;煅用则具有敛疮生肌,收湿,止血之功效。这是石膏最常见的两个用处,寻常大夫都懂。”
  
      “可却极少人知晓石膏还有一个用处将石膏制成粉与水混合可得石膏浆,石膏将凝结力极强,可用来制出形状准确的石膏物件。”
  
      卫卿卿怕众人听不明白,便举了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可以把只有浅浅痕迹的鞋印当成制糕点的模子,把石膏浆当成放入模子里的面团。”
  
      “糕点模子能给面团刻印上什么图案,鞋印便能在凝固后的石膏板上刻印上什么图案。二者区别有二:一是石膏浆倒入时是浓稠的水泥状,面团则是一团团的;”
  
      “二是东西成型后,糕点是软的、易碎的,石膏板却是硬的、不易碎的物件儿。”
  
      “妙!这个比喻实在是妙!简单通俗、一点就通!”卫卿卿话音才落,虞夫人便击掌称赞。
  
      晋阳长公主等人也很快明白过来,知道卫卿卿这是利用制作糕点的法子,将泥地里的鞋印刻印到石膏板上。
  
      “你又是如何知晓能用石膏这味药材将鞋印拓下来?”虞夫人遇到感兴趣的事最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因而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抛出来。
  
      卫卿卿面不改色的扯谎忽悠她,“这个法子是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的,可惜那本古籍在一场大火中烧成灰烬了。”
  
      她聪明的编了个借口堵住虞夫人的嘴,免得她提出借古籍一看。
  
      虞夫人闻言果然一脸失望,“那种世间珍品竟被烧成灰烬了,真真是可惜啊!”
  
      “鞋印既还在,那你还不速速将下毒之人揪出来?”舞阳郡主阴阳怪气的催促道,她心里实在是憋气得很这卫卿卿竟然靠着什么石膏面团的又出了一回风头!
  
      “郡主稍安勿躁,”卫卿卿却不着急揭晓答案,只不紧不慢的出言,“我们先把所有的事从头到尾还原一下,这样才能理顺思绪,顺藤摸瓜的找到下毒之人。”
  
      “首先,舞阳郡主今日想叫我出丑,特特为我调制了一种药粉,并指使丫鬟紫鹃潜入茶房将药粉下到我的茶盏里……此事乃是舞阳郡主自个儿所言,无错吧?”卫卿卿说着停顿住,刻意看向舞阳郡主等待她承认。
  
      舞阳郡主冷哼了一声,不情不愿的承认道:“无错。”
  
      卫卿卿这才接着说道:“大家兴许会问,茶房里那么多盏茶,谁知道端上来后哪盏茶会送到我手上?这个其实很简单,想必虞夫人便能解答。”
  
      虞夫人倒是很给卫卿卿面子,毫不犹豫的给她捧场,“我先前已去花厅转了一圈,发现了两个最关键的地方:一是宴席上只有怀思公主一人饮用牛乳;”
  
      “二是宴席上用的不是圆桌而是长桌案,每张桌案正好能容两人,饮用牛乳的怀思公主正好与卫夫人同坐一桌。”
  
      虞夫人告诉众人,茶房里的茶盏都是两盏放一个托盘,一个托盘由一个侍女送入,正好供一张桌案。
  
      也就是说放着一盏牛乳和一盏茶的那个托盘,一定会被侍女送到怀思公主那一桌。
  
      因而想要给卫卿卿下毒的人,只要往牛乳旁那盏茶水里下药即可。
  
      “虞夫人果然心细如尘。”卫卿卿先是赞了虞夫人一句,随后又问:“舞阳郡主,虞夫人所言无错吧?你的丫鬟紫鹃便是这样给我下毒的对不对?”
  
      “无错。”舞阳郡主的脸色有些难看,心里对卫卿卿逼她一遍又遍的承认错事恨得咬牙切齿,偏生她又不能不答!
  
      “有句老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紫鹃浑然不知自个儿早被人盯上了!那人一直跟着紫鹃,一等紫鹃下完毒后她便接着动手,将那会害人的毒药投入我的茶盏之中!”
  
      “那人投完毒后又找了个机会接近紫鹃,想法子偷了紫鹃身上的锦囊,得手后将里头的香料换成毒药,后重新潜回茶房将锦囊扔在隐蔽之处,给自己借刀杀人之事完美的留了个后手!”
  
      “由此可见下毒之人心计颇深,虽给我下的是不会即刻发作的毒药,但却还是谨慎的想好了万一事发的退路,令这件事无论如何都牵涉不到她,可谓是走一步算三步。”
  
      晋阳长公主听到这儿不解的开口,问道:“你也说了,牛乳旁的茶盏定会送到你手上,那为何最终是丽嫔中了毒?”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秒速赛车官网 重庆时时彩 北京PK10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